核心提示:
  一個小偷團夥專門行竊官員的住宅和辦公室。駐馬店市現轄9縣3區,王勝利團夥至少盜竊過其中5個縣的多名縣處級官員。
  一位紀檢官員稱,該盜竊團夥摸準了官員的心理,很少有官員去報案。
  2012年底,該盜竊團夥被捉獲後,卻因為警方和被偷竊官員各有“軟肋”,令簡單的盜竊案衍生出一系列的生態鏈。
  被竊正陽縣縣委書記趙興華抓住一辦案警察曾向上級行賄的軟肋,迫其修改筆錄。辦案警察抓住被竊官員擔心巨額財產被公佈的軟肋,私分部分被竊財物。
  而趙興華被雙規後,拘押在看守所的“小偷”王勝利試圖拋出更多被盜官員,以求立功減刑。
  小偷、官員、警察,每個人都有“軟肋”被別人拿住,這一生態鏈相互交織的背後,是腐敗、權力、利益的交織。目前,正陽縣縣委書記趙興華因經濟問題已被紀委帶走調查。
  2011年9月30日夜裡,“小偷”王勝利用千斤頂撬開了駐馬店正陽縣縣委書記趙興華住室的後窗。
  在王勝利的帶領下,5人偷竊團夥從趙興華住室盜走財物達100多萬元,“還有兩箱茅臺。”
  這是正陽縣刑警大隊長朱玉東抓獲王勝利後突擊審訊出的情節。
  案子涉及時任縣委書記,且涉案金額巨大,但更讓朱玉東感到燙手的是,王勝利團夥交代的案件源源不斷,每個案子的涉案額都較大,而幾乎所有案子背後,都牽涉本縣或者鄰縣的縣處級官員。
  專偷官員的“江洋大盜”
  河南省駐馬店市正陽縣的官員和百姓更願意把王勝利稱作“江洋大盜”。
  34歲的王勝利是駐馬店市上蔡縣黃埠鎮小王營村人,自幼父母離異,母親走後,父親也因犯罪遠走新疆多年。他只上過小學三年級。
  大概10年前,王勝利成了家,並有了個男孩,之後,他與妻子離異。他的前岳父張東說,他此前就聽說王勝利“從小偷學校的東西”。
  在尹趙村,王勝利的老牌友評價他,“野得很,精明得很。”
  新京報記者掌握的材料顯示,至少從2005年起,王勝利就將偷竊目標鎖定了政府機關辦公樓。
  上蔡縣人民法院一份2007年的判決書顯示,王勝利和他的另外三名同縣同伙,2005年7月偷了上蔡縣西洪鄉政府;9月偷了上蔡縣財政局辦公樓和偷了上蔡縣工商局局長辦公室; 11月,他們又在汝南縣委辦公樓、汝南審計局偷竊,連煙和茶杯都沒放過;12月,竄至開封杞縣人民政府辦公樓,偷得4000元現金和一部手機。
  2007年,王勝利因犯盜竊罪、且是主犯,被判有期徒刑5年,2010年12月出獄。
  出獄後不到半年,王勝利再次開偷,這次他將目標鎖定為縣處級官員的住宅和辦公室。
  起訴意見書顯示,2011年9月30日,王勝利等潛入正陽縣老武裝部家屬院內趙興華處盜竊。同年10月29日,潛入平輿縣委書記王兆軍處盜竊。也是在這年11月5日,潛入西平縣委書記張金泉處盜竊。2012年12月30日,潛入南陽市唐河縣縣委書記劉明傑處盜竊。
  河南省紀檢系統一名幹部透露,王勝利團夥從這四處實際上盜得的財物分別為100多萬元、80多萬元、90多萬元、30多萬元。
  此外,王勝利等人還“光顧”過遂平縣付自成、平輿縣龔紅勇、泌陽縣孫留平等官員的住所。記者搜索發現,目前,付自成是遂平縣委書記,孫留平是泌陽縣委書記,而龔紅勇則是當時的平輿縣常務副縣長。
  駐馬店市現轄9縣3區,王勝利團夥至少盜竊過其中5個縣的多名縣處級官員。
  9月7日,尹趙村一名王勝利的老牌友說,“王勝利在打牌時會吹噓自己偷當官的本事。”
  9月8日,與王勝利在看守所被關在同一監舍的舍友稱,王勝利常會提到,自己從小就偷,一開始偷的不大,坐牢時跟幾個同行認識了,後來就合起夥來偷,偷大了,同伙中人每個人都開豐田霸道。
  該舍友回憶,王勝利曾說,他現在瞄準的就是縣委書記、縣長和財政局的局長,每次盜竊前,他會反覆踩點,甚至觀察數月之久,所盜竊的官員多有“問題”。
  9月5日,駐馬店市一名官員稱,王勝利等人專盜官員住宅,是因為捏準了一些官員的心理,“這些人不乾凈,他料定他們不會報警。”
  據河南紀檢系統一名幹部透露,被盜後,官員多未報警。
  警察受壓修改筆錄
  王勝利團夥被警方鎖定,源於其2012年12月7日的一起盜竊。
  這天夜裡,王勝利和團夥成員進入正陽縣南環路信用聯社院內武蘭喜住宅偷竊。武蘭喜是正陽農商銀行黨委書記、董事長。
  武家失竊1萬餘元,被盜次日報警,正陽縣公安局立案偵查。當年12月30日凌晨4時許,王勝利等4人在京珠高速遂平縣出站口抓獲,另一同伙兩月後落網。
  當地官網對此次抓捕還進行了報道,稱當晚正陽縣刑警大隊長朱玉東帶領偵技民警10餘人,冒著零下6度低溫、頂著刺骨寒風,經近5個小時的蹲守抓獲了盜竊團夥。
  經審訊,團夥成員相繼交待了2011年9月份以來,利用周六、周日等節假日單位休息期間,先後流竄於山西夏縣,安徽利辛縣、郭陽縣,河南省商丘市、南陽市、周口市、駐馬店市等縣市作案件50餘起的犯罪事實。
  正陽縣公安局當時辦理此案的分別是刑警隊大隊長朱玉東、刑警一中隊隊長孫輝等4人。
  據媒體公開報道,案犯擒獲,當參與審訊的警察得知正陽縣委書記趙興華也被盜巨款後,當地警方主要負責人第一時間和趙興華本人取得聯繫。然而,趙興華聽完彙報後說,他是被盜了,但沒那麼多,就幾千元錢而已。得到領導“暗示”後,辦案警察迅速修改了筆錄,由趙興華直接簽字,原本100多萬的被盜數額,修改成了6040元。
  9月8日,河南紀檢系統一名幹部說,辦案警察並非是得到公安局領導“暗示”後修改筆錄,是趙興華至少給公安施加過3次壓力。
  該幹部透露,趙興華之所以能拿住負責此案的刑警隊大隊長朱玉東的軟肋,據趙興華被雙規後交代,是因為早在2009年1月,在原正陽縣公安局長姚華銀的幫助下,時任正陽縣公安局刑警大隊一中隊中隊長的朱玉東被調整為真陽派出所所長。隨後,姚華銀收受了朱玉東為表示感謝所送的人民幣100000元。朱玉東為了以後繼續得到姚華銀的提拔照顧,於2009年中秋節、2010年春節前分別送給姚華銀人民幣5000元、10000元,姚華銀均予以收受。朱玉東得知趙興華知道此事,只得去修改筆錄。
  昨日,一名知情人透露,朱玉東和辦案警察受到趙興華壓力後,找到了王勝利並告訴他,筆錄上寫的盜竊金額小,到時候被判刑就少。王勝利當即明白了是怎麼回事。
  該名知情人見到過修改後的筆錄,“在這份新的筆錄上,趙興華的被盜金額變成了6040元,筆錄上有王勝利的簽字及手印。”
  部分贓物可能被警察瓜分
  據公開報道,王勝利團夥被抓獲的2012年12月30日凌晨,由於剛在南陽市唐河縣實施過盜竊,車上有數十萬元的現金,以及6塊金條和40塊玉石等大量贓物。
  但王勝利被關押在看守所後曾對同監舍的獄友提到,最初他向警方供訴時提到過玉石,但修改後的筆錄里,沒有了玉石;且修改後的筆錄所涉及的金條較小,而他們偷的較大。
  一名知情人士也稱,王勝利曾對他說起,新修改的筆錄上,自己偷的較大的金條,被辦案民警換成小的充當證物,“他懷疑警察把原本的金條賣掉,換成了小的充數,玉石也被辦案人員瓜分。”
  在媒體報道的多起小偷反腐案例中,官員被盜後,多是吃啞巴虧,即使小偷落網,官員也不敢前去認領失物,因為一旦出面認領,其貪腐的行為就會暴露。
  該知情人士分析,辦案民警之所以將大金塊換成小金塊,玉石等物也不翼而飛,一來是,修改後的筆錄涉案金額較小,與起獲的贓物對不上,這仍有暴露官員貪腐的可能。再者,辦案人員可能也捏準了官員的心理,料定失竊官員不敢來認領失物,“可以肯定的是,趙興華被盜的100餘萬元財物沒有歸還他本人,可能被辦案人員瓜分了。”
  9月5日,駐馬店法院系統一名工作人員稱,早在2013年初,在正陽縣公安系統內部就開始風傳,王勝利的筆錄被修改過。
  今年,修改筆錄的事情暴露後,有媒體報道,朱玉東和孫輝因徇私枉法罪和濫用職權兩項罪名被刑事拘留,另外兩名刑偵民警鄧某和雷某接受調查時積極配合,認錯態度良好,暫返回刑警隊工作,等待進一步處理。
  “有消息說,暫返回刑警隊工作的兩人,是因為所有被分的贓款都存在原刑警隊內勤,所以被放了。”上述知情人士透露。
  9月9日,正陽縣公安局內部人士稱,孫輝的父親退休前、孫輝的妻子都在公安系統工作。當日,新京報記者找到孫輝家屬,對孫輝是否參與修改筆錄及是否參與分贓進行求證,家屬拒絕了採訪。
  被雙規的縣委書記
  “如果不是趙興華被雙規,這件盜竊案可能就這麼過去了。”9月5日,駐馬店市一名在法院工作的人士稱。
  2013年8月,正陽縣公安局對王勝利團夥的盜竊事實尚在調查中,正陽縣縣委書記趙興華突然因經濟問題被上級紀委帶走調查。
  坊間傳言趙興華外號“趙中華”、“趙茅臺”、“趙三千”,稱其“低於中華煙不抽、低於茅臺酒不喝、低於三千元的飯不吃”。
  而新京報記者查詢正陽縣對外公佈的資料後發現,就在趙興華被雙規的2012年,該縣農村人均純收入是6600元/年。
  據媒體報道,在接受紀委調查期間,趙興華供述其在住所內的100多萬元現金被小偷偷走,而小偷也已被正陽縣公安局刑警隊抓獲。當紀委工作人員到正陽縣公安局查閱案卷時卻發現,王勝利等犯罪嫌疑人的筆錄上,關於趙興華被盜竊的金額只有6040元。
  駐馬店法院系統一名知情者稱,調查人員除了從警方卷宗里發現王勝利等人盜竊趙興華外,還發現這個團夥偷盜了多地的縣處級領導住所及辦公室。
  但弔詭的是,在趙興華被雙規半年多後,今年3月底,王勝利團夥盜竊案在正陽縣人民法院開庭,正陽縣檢察院提請的起訴書上,涉及王勝利等人盜竊趙興華的金額,仍是按照修改過的筆錄起訴:6040元。
  “一件盜竊案,犯罪嫌疑人既然已經歸案,即便案情複雜,警方調查的時間也不會太長,這個案子直到2014年2月才結案,拖這麼久本身就有些不太正常。”9月5日,駐馬店法院系統一名負責人稱,警方和檢察院調查這麼久,依然沒有對“6040元”進行更正,“這樣的庭審公正度值得探討。”
  據瞭解,今年4月,駐馬店市紀委、駐馬店市檢察院等多部門成立聯合調查組,開始重新調查王勝利團夥盜竊一案。
  知情人稱,負責此案的警察朱玉東和孫輝隨後被刑拘。
  更多領導被盜
  今年3月底,正陽縣人民法院審判庭上,王勝利針對起訴書指控的內容,不停說“與事實不一致”。
  駐馬店法院系統一名知情人透露,從王勝利被抓到開庭,他的態度“變化挺大。”
  這名知情人稱,王勝利被抓後,其前妻曾給他聘請了辯護律師,律師會見時,王勝利表現得並不慌張,“他還告訴律師,自己可能判個三五年就能出去。”
  9月8日,王勝利曾經的獄友說,就在開庭前,王勝利提到,被他偷過的官員有的落馬了,他偷盜的數額也瞞不住了,他原以為不用坐很長時間的牢,但現在看來至少得坐10來年牢。
  知情人透露,在庭審現場,對一筆涉案千餘元的盜竊行為,王勝利當場表示與事實不一致,而對於一筆數目巨大的盜竊額,起訴書上所對應的數額較小,王勝利也當庭表示數目對不上,“真實的數額要高。”
  知情人透露,今年7月,聯合調查組在訊問王勝利時,王提出想找一名老資格的律師咨詢什麼樣的情況下能立功減刑。
  一名執業近20年的律師隨後會見了王勝利。律師會見犯罪嫌疑人,其律師證是要放在看守所門房的,但王勝利要求這名律師將律師證帶到會見室以辨真偽,仔細判斷過律師證後,王勝利說,自己手裡還有盜竊其他官員的線索,“我如果說出來算不算立功?”
  知情人稱,王勝利未對該律師提及他手裡還有哪些線索,“他是怕說出來,再減不了刑,金額越來越多,會越判越重。”
  “王勝利被抓時那條新聞說,這個團夥交待50餘起的犯罪事實,但3月底開庭的起訴書上,只提到了27起。”駐馬店法院系統一名工作人員認為,王勝利團夥可能還有多起盜竊事實未被起訴,“可能涉及更多官員。”
  據媒體報道,南陽市唐河縣、駐馬店市平輿、西平等縣委住所或辦公室盜竊沒過多久,鄰近三個縣委或親自,或派代理人前往正陽縣公安局刑警大隊求情、修改筆錄。被盜90萬元的時任西平縣委書記張某聽聞盜賊被抓並供出盜竊數額後,兩次來到正陽縣,最終改為被盜現金3萬元。
  上述駐馬店市紀委相關工作人員告訴媒體,平輿縣縣委書記王某也曾委托平輿縣警方主要負責人來正陽說情,把被盜金額30多萬元改成了300元。
  昨日,就西平縣委書記張某和平輿縣委書記王某被盜巨款,且在得知盜賊被抓後找正陽警方說情修改筆錄的說法,新京報記者向兩人求證,張某目前已調任駐馬店職業技術學院擔任黨委書記,張稱,這件事現在成立了調查組,正在調查,他不方便說什麼。新京報記者多次撥打平輿縣委書記王某的電話,一直無人接聽。
  9月8日,河南紀檢系統一名幹部證實了這一說法,“基本屬實。”
  連日來,新京報記者從多個渠道求證以上消息的真偽,但駐馬店市、南陽市多個縣的官員對此均保持緘默。駐馬店市一名地方官員稱,王勝利團夥盜竊案幾乎撼動了整個駐馬店地區的官場,“不排除還有官員牽涉其中。”
  新京報記者 張永生 河南正陽報道
  編輯:閆憲寶  (原標題:河南正陽“小偷反腐”生態鏈)
創作者介紹

老婆

pi53pixmt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